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蓝顿【连载】国殇 二 ——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二十五)-民革北京市东城区委员会

全部文章 admin 2017-08-20 212 次浏览
【连载】国殇 二 ——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纪实(二十五)-民革北京市东城区委员会
巢威三次抗命,击毙敌酋渡边大佐
第46军第170师在激战的时候,另一个师第175师主力由师长冯璜率领下正在邕钦路以东地区,执行袭击、破路任务,阻止日军继续进犯。
冯璜远在贵州陆军大学受训,这次回来大有临危受命的味道。
原来,日军登陆钦防后木星合月,第16集团军总部和第46军之间、第46军军部与新编第19师之间、新编第19师与第175师之间,为了推卸责任以及兵力的调动等问题,发生很大分歧,互相埋怨,都打电报向在迁江的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告状。
在紧急启动的大防守中,才能平平的第175师代师长秦镇根本就“镇”不住手下的那几个刺头团长,没办法,为了贯彻行营保卫南宁的命令,他只得严厉规定各团指挥所不得离开邕钦公路若干里,违则杀头。这下点起了团长们的不满之火,第16集团军总司令夏威只好调回在贵州遵义陆军大学学习的冯璜。
11月18日,冯璜接到集团军总部的电报说,敌人登陆钦防,立即火速到桂南指挥作战。20日,他雇专车从遵义返回柳州。他这在陆大读了两年多的书,别的没学到什么,为官经、媚上术倒耳闻目睹“受益匪浅”,人变得更圆滑了;一回广西,他决定先去拜见老长官白崇禧“请示作战方略”。
22日夜,他赶到迁江晤见白崇禧。白崇禧说:“前方情况你见夏总司令就可明了,现在大敌当前,第16集团军各部队长官之间还闹意见。你见他们时,传达我的意思,请他们好自为之,以大局为重,放弃成见,共同抗日,否则,绝不轻饶。”
冯璜记下他的话后,连夜离开迁江,赶去宾阳附近的黑石岩第16集团军指挥所。
他见到夏威总司令时,已经可以听到昆仑关方面传来的枪炮声了。夏威把敌我情况简单说了一下,交代了第175师的任务,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抗战是相当长期的,不可把‘本钱’一下赌光啊!”
冯璜见他没“以大局为重”的思想,于是把白崇禧D丁嘱他转告的话传述给他听,夏总司令说:“这秦镇性情急躁,不能使上下协作,你到差后,他调回新编19师,问题就解决了。”他巧妙地回避了自己的领导失职问题。
冯璜领会了最高层的“意思”后,又连夜离开宾阳前往贵县,一路皓月当空,天亮后雇船往上游驶,至横县南乡镇登陆,经沙坪、那隆到达陆屋附近的丛林间,师指挥所就设在这里的一片松树林里。
在南宁失守的第二天,11月25日,冯璜接替秦镇的指挥,随后,接见师部各级幕僚,并通过电话和各团团长讲了话,就正式执掌了第175师,指挥部队开始阻敌作战陈贝儿。
这白崇禧、夏威看中的冯大师长能挑桂军王牌第175师的大梁吗?第524团团长巢威就恃着自己能打仗,没把他放在眼中。
自北海保卫战取得胜利后,巢威率领第524团对沿海加紧戒备,并准备行动。在鬼子钦防登陆后,第175师主力奉命转移到邕钦路以东地区,执行袭击、破路任务,第524团仍留在合浦、北海沿海一带,警惕地守备着这座南疆重镇。
12月9日,巢威接到了军长何宣的电令:将沿海防务交自卫大队接替,迅速转移到旧州方面,为军总预备队。巢威接令后,立即与专员邓世增协商,请他派自卫大队接防。这邓专员一听头就摇得像铃铛,连声说:“这哪行谭玉英,这哪行!”
“咋不行呢?”巢团长奇怪地问道。
“贵团还是仍留守沿海吧。”邓专员急切地说辈分歌,“沿海防务太重要啦。
我们自卫大队装备不良,没经训练,恐难胜任,如被那些吃人的鬼子察觉,再来侵扰,哪里应付得了啊!”
巢威说:“敌主力已跑到高峰隘、昆仑关与正规军作战了,北海对鬼子不重要了,他们不会再从海上来侵扰了。”
这专员还是脸色苍白,见巢威这说不通,又跑去打电报给桂林行营白主任请求第524团免调,白崇禧却没有回音。
巢威自然是要走人的,于是对他说:“你派自卫大队接替守备,仍可用我的番号嘛。”
“这鬼子哪里骗得住!一看这衣裤,就知道是民团!”
“我送给你们1000套旧军服,借给你们一部分钢盔和弹药,你们就充作国军,我保证敌人不敢再来进犯朴蔡琳。”
邓专员没办法了,只好同意。
当晚,第524团将北海、南康、福成、合浦各处防务移交给自卫大队。
第二日,在巢威团长的率领下,全团急行军,经过那河、那彭,于12日晚到达杨屋附近。
13日上午7时,巢威率队到达了陆屋附近,听见陆屋西北有激烈的枪炮声,自然是两军在作战交火了。为了查明情况,巢团长马上派通讯兵架设电话,与在狮子岭的军部取得了联络。何军长说:“我新编第19师刻在上井方面与敌交锋。第175师在新坪、黄洞附近与敌激战,师部在耙齿村张楚倩,第二挺进纵队尚没到来。目前情况紧急,军特务营、工兵营都派出去了,我手中已没预备队。你速派兵一个营,以最快速度赶来军部。目前第175师情况紧急,你归还建制,向冯师长请示任务。”
巢威放下电话,立即把第3营营长找来说:“你营强行军,限3小时内赶到狮子岭军部,过时即以违抗命令论处。”
陆屋距狮子岭66华里,该营立即跑步向狮子岭急进,结果按时到达,并且获得何军长的嘉奖。
第3营走后刘易斯机枪,巢威随即打电话找在耙齿村的冯师长讲话,请示任务。冯璜指示说: “小董之敌约3000余人,分成两股向我师进犯。一股千余人,有步兵,还有炮兵,经青塘至黄洞,正与第525团激战中;另一股约2000人,也是步、骑、炮兵,由青塘至新坪,也在与第523团激战中;野补团执行破坏任务,还没撤回。目下第523团情况紧急,阵地已被鬼子攻占。着你团迅即派兵一营,增援新坪,归第523团黄团长指挥,余部在陆屋附近休整待命,并架设专线通讯联络。”
巢威又把第2营派出去增援新坪第523团了。
11时,冯师长来电话了,这次是下命令:“据报敌一部兵力不详,由平吉窜抵广平,有向大埠前进包围我新坪第523团侧翼之模样,着你团所部(欠两营)火速先敌而占领大埠圩,掩护师之左翼安全,协同第523团作战。”
巢威正手痒痒的,想与鬼子开打了,立即率队向大埠挺进。
下午1时,到达大埠圩,刚占领阵地完毕,手下就报告:“在西南端高地发现有日军在活动。”
“马上严阵以待。”
下午1时40分,日军向第524团发起了攻击,激战约两小时后,攻势渐缓。
巢威打仗有一个习惯,喜欢观察敌阵,见鬼子攻击面狭小,且攻击力不强,又没炮兵协同作战,立即判断这股敌兵兵力不多,于是有了一个主意,一招手,唤来一连长,对着他耳边如此如此一般。连长立即率领该连由左翼森林地带潜去,迂回到敌兵的侧后面,突然夹击。日军遭到意外的侧击,惊慌失措,没做大的抵抗,就向西北溃退而去。
为了策应第523团作战,巢威没去追击,鬼子一走,他马上将部队撤回大埠圩。
下午5时,巢团长接到新坪第523团黄法睿团长电话说:“贵团第2营到来后,嗨,一反攻,就把失去的阵地全部夺回了。中饭后,鬼子援兵来了,猛攻左翼215高地,刚才高地失守了,全团阵地受到压制,作战困难,想请你派部分兵力由大埠向新坪东端215高地侧击,协助我团反攻。”
“好哩,没问题!”
巢威马上派一加强连向新坪行动。
一个半小时后,该连到达了215高地东侧。第523团正在反攻,他们突然出击,出敌不意,鬼子支撑不住,纷纷向西面溃下山去,215高地被加强连占领了。
晚8时20分,巢威接到师部电报命令,说军部为了避免过早与敌决战,黄天戈决定与敌脱离,向后撤退,第175师向三隆转进,配属第523团的部队归还建制。然后,巢威率部后撤。
14日早晨4时,巢威才到达陆屋,忽然听见耙齿村附近有激烈的枪炮声,马上用电话询问第523团,黄法睿团长说:“我部由新坪阵地撤退下来,在凌晨2时到达耙齿村附近。因为天色黑暗,部队又连日作战,疲劳过度,只对新坪方向警戒,疏忽了黄洞方面。没想到这鬼子,就从黄洞方面窜来,专门捉鹰的,却被鹰啄了眼。第1营遭到袭击,鬼子正向团指挥所进攻,直属队正在激战中。情况紧急pg恋爱指引,已调第2营反攻。团指挥所准备向东北方向移动……”话没说完,电话就中断了。
这时耙齿村方向枪炮声更剧烈了,巢威猜想肯定是第523团指挥所转移位置就把电话线收了,立即派联络军官去通知黄团长:“希望他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坚持到拂晓,我以全力支援。”
过了个把钟头,巢团长才接到第523团罗副团长电话,对方说:“我团遭到鬼子袭击,第1 营已向北溃散,调第2营反攻,第2营还没到,团指挥所附近就响枪了,我们被迫而向东北移动。鬼子步步紧迫牡丹江民心网,部队已经混乱,难以继续抵抗。我团决心向三隆转进,特通告你团,仍希望你团同时转进。”
巢威一听他哕唆老半天,事情都说不清楚,立即说:“请黄团长说话妖怪少女石榴。”
“黄团长已率直属队向三隆去了。”随即一声“再会”,话筒撂了。
第523团向三隆跑了,巢威却不打算随他们逃跑。本来他听着黄团长“不是我们不小心,而是鬼子太狡猾”的遭袭击辩护就大皱眉头,此刻又被副团长撂电话,反而起了雄心,决心在陆屋与鬼子做一次殊死的战斗,显一显自己的身手。于是,当即变更部署下令:“以第1 营(欠第3连)为右一线营,在陆屋西北端展开;以王副营长达汗率第3连、第5连、重机一排为左一线营,在陆屋西南端展开,候命向耙齿村攻击前进;以第2营(欠第5连)为预备队,着李营长率兵一连占领陆屋南端既设阵地,并向大埠、新坪方面警戒,以一连控置于陆屋西端以便衣队在陆屋通大埠、通新坪大道上搜索敌情具报,并相机进出大埠、新坪搜索情报。”
命令下达后,各部在指定地点展开。
拂晓时分,天亮了,巢威发现一股鬼子在耙齿村及以北高地上休息,即令第一线营攻击前进。官兵奋勇直前,猛打猛冲。俗话说不怕打只怕吓,鬼子突然被一阵猛打,吓得步步后退。右翼一线营攻下耙齿村以北高地,并以炽盛火力,支援左翼。左翼一线营于是攻击耙齿村,异常猛烈。9时40分蓝顿,耙齿村的鬼子眼看难以抵抗,施放毒瓦斯。官兵见鬼子放毒气,马上带上防毒面具,疾步跃进,通过毒气地带,继续向敌进攻。毒气不能阻止中国军队,这让鬼子大为意外,被迫向耙齿村以西的老林子逃去。
10时30分,第524团完全占领了耙齿村,第一线停止攻击,在耙齿村及以北高地一带构筑工事,准备接下来的作战。
这时大埠、新坪便衣队电话来报告:“团座,大埠附近无敌踪。”
巢威最怕的就是鬼子增援,这下让他没了被敌包围的顾虑,说:“当面之敌,仍是在耙齿村以西老林子里的那股鬼子,一定要把它拿下来。”
第1营营长熊仲武说:“他们好像在待援反攻呢!”
“那就乘敌援没到前,先解决他们。”
“是不是请师长增援点兵力?”熊营长建议说。
“好,那就叫师长派两个营来,候敌主力到来决战全职保镖。”巢威说,口气好像他是师长,师长反是他的手下。
可打电话却没有电话线,巢威于是派传骑军官送报告去三隆师部重生之周少。报告内容为: “(1)上午6时、8时、9时三次报告谅达;(2)10时10分我已攻占耙齿村及以北高地,敌撤至耙齿村以西森林一带,与我对峙中,似有待援反攻之模样;(3)9时我便衣队进出大埠、新坪,该方面均无敌踪。据土民称,大埠方面之敌,昨晚已向牛岗、平吉回窜,新坪之敌,昨晚已向黄洞方面遁去。判断新坪窜黄洞之敌,必增援石孔角方面,我决心在敌增援队未到来之前,先解决当面之敌,请即增援一二营兵力。如是,虽敌主力部队到来,不难击而破之。”
谁知前任代师长秦镇性情急躁,新任师长冯璜性子又特缓,尤其是在军校读了两年,凡事就套兵法了,这一套,师部复令巢威如下:
“报告悉。第523团部队陆续到达三隆。你团向耙齿村攻击,似乎过早,尤须注意大埠、新坪之敌行动,以免陷于包围,慎之慎之。”
巢威打仗有智有勇,胆子大得很,本来有点瞧不上这冯师长,他不派援兵,干脆就自己打。11时50分,他下令第一线营续向当面之敌攻击前进,团指挥所及预备队均推进耙齿村及以北高地。
第一线部队冲到老林子附近,与鬼子接上火,展开了激战。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巢威浑身带杀气,手下的官兵也个个如猛虎。战斗一打响,攻击精神特别旺盛,奋勇冲杀,鬼子在村边缘顽强抵抗。激战至12时30分,左一线营已攻进林子边缘了,“杀啊——”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官兵随即就冲人了森林内,与鬼子打起了肉搏战;右一线营攻到林子边时,鬼子放起了毒气,毒气也不怕,官兵早就自备了防毒面具,沉着地一一戴上,冲过毒气地带,继续攻击前进,在老林子内与鬼子进行肉搏,喊杀声震天动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鬼子抵抗不住这群悍兵,纷纷向林外溃退而去。
1时40分,第一线部队完全占领了老林子。鬼子退到了石孔角东端高地,但是没有再逃跑的意思,继续抵抗。巢威下令:“停止攻击,就地休息吃饭。”
全团官兵停了下来,先进行整理补充,然后饭送上来了,开始吃午饭。
师长不派援兵,巢威本认为如果不是军部抽调自己一个营去作预备队,有整3个营的兵力,早就解决了当面之敌,可现在只有两营兵力,用起来捉襟见肘,师部至今不派增援部队,他正感到苦闷时,师部又来命令了:“三次报告均悉马秋子,你团现已攻占耙齿村及以北高地,应即停止攻击敌人。我军各部均于昨晚脱离敌人,向后撤退。你团突出作战,态势与我不利,着你团停止攻击,就地固守,毋须增援。”
看到这个命令,巢威更是恼火了,认为冯璜错过大好时机,如增加兵力到来,当面之敌早就解决了。战机难逢,如不及时捕捉,积极行动嫡枝,就太可惜了,于是忍住肚子里的气愤,再次申述理由周天仙帝,请求增援,并且说:“希望在黄昏前赶来,以达歼敌之大功。”
没有电话,他只得继续派骑兵飞送,说:“报告限一小时到达。”
下午3时,日军向第524团阵地发起了反攻,双方又展开激战今日升堂。巢威判断日军主力已到来,决战在即,将指挥所及预备队推进至森林内,亲自到第一线指挥作战。
日军有8门炮不断向森林地带轰击,6架飞机也来了,在空中进行扫射及轰炸,步兵像吃了火药一样向第524团的阵地猛攻。但第524团官兵不慌不忙,沉着应战,将进攻之敌一一击退。战至5时10分,森林多处被敌机投掷的燃烧弹引燃起火,巢威大喊:“预备队上去扑灭英才库。”
预备队将大火一一扑灭。
为了击退当面之敌,占领森林以西高地,减少敌炮兵威胁,巢威决定集中全团迫击炮在森林西北端向日军进行歼灭性射击,同时令预备队李营长率兵二连由右翼迂回侧攻鬼子的高地,又令正面各营向敌军反扑。经过一个多小时多的激烈反攻,迂回攻击队攻占敌高地。在激战中,第1营营长熊仲武身先士卒,率队冲锋,攻到无名林边,不幸中弹牺牲,但是,当面之敌被打得纷纷向后撤。
在晚7时,第524团完全占领了森林西端高地及无名林,日军再由张屋岭向无名林及高地一线反攻。第524 团官兵继续反扑,又将鬼子击退,双方终于形成对峙状态。

中国军队用迫击炮对日军进行歼灭性射击
巢威立即进行战场整理,准备下一步再战,下令说:“卫生队将受伤官兵后送,阵亡士兵暂时就地掩埋,饬输送连将弹药送第一线,并饬各官兵速补足弹药及川膳,准备继续战斗。”
谁知在晚9时,他又接到师部加急命令:“师为避免过早与敌决战,着你团于黄昏后,脱离战场,迅即向石门转进,到达石门速占领阵地,续行抵抗,拒止敌人东进。”
已经是晚上9点了,巢威见良机一失再失,自己两个营再打下去,还是拿不下这股鬼子,只好决定服从命令,遂令第2营李营长率兵二连占领耙齿村及以北高地,掩护全团撤退。
晚上11时,大部队开始行动,撤至耙齿村,再从陆屋向石门转进。
15日上午3时,全团先后到达石门。巢威下令第2营(欠第5连)在石门南端高地附近占领阵地,构筑工事以作拒止敌人准备,其余各部就地露营休息,并将情况向师部报告六神合体。
上午8时,便衣队由陆屋送来的报告称:“上午3时石孔角方面,有疏稀的轻机枪声,又有火光多起,我进至耙齿村侦察,发现敌人似有退却之模样。我一部拟推进石孔角方面,进行活动。”
巢威说:“鬼子昨日肯定损失惨重,今日必回窜小董,如以部队向黄洞、青塘方面截击,必获全胜。”
于是,将所得情况及建议速派队截击敌人又向师部报告。
上午9时,师部命令,着巢团即开到吕家坪集结待命,并以一部向陆屋、石孔角方面警戒,巢威遵命向吕家坪移动。
到达吕家坪后,他派第2营向石孑L角方向警戒,并令便衣向青塘、黄洞方面搜索敌情。下午5时,便衣队报告:“青塘、黄洞方面均无敌踪,据土民称,敌人今晨已向青塘、小董回窜,敌此次回窜狼狈不堪,以驮马载运死尸很多,伤兵人数更众。”
巢威当即将所得敌情报告师长。
17日,他接到军部通报:“此次由小董东犯之敌,系敌酋渡边联队,该敌在陆屋遭我巢团堵击,伤亡惨重。敌酋渡边联队长亦被我击毙,正在小董开会追悼。”
下午8时,军长何宣亲自打电话来,说:“你们在陆屋打得好,打得痛快,不但将敌击退,还把敌酋渡边联队长击毙了。刚才白主任打来电话说,昨晚敌南京电台广播称:日军在邕钦路以东地区进行扫荡,在陆屋遭遇劲敌,战斗力之坚韧、炮火之猛烈,为桂南作战以来之未所见等语。白主任勉励说,这是本军的光荣战绩,应该继续发扬之。这是贵团之光荣战绩,应转饬各官兵共勉之。”
巢威笑了,这一战他在日军进犯桂南中打死鬼子最高军衔的将领,在全军一夜成名。
征稿小贴士
动动手指,一起记录多党合作!
只要和民主党派、多党合作、统一战线等相关,无论是消息通讯、政论时评,还是理论文章、文史佳话,都欢迎投稿。如果合适,我们会在“民革北京市东城区委员会”微信公众号上刊载。
投稿请发至dcmgqw@163.com微信:dcmgqw民革北京市东城区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