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蛇的简笔画【连载】正定梁氏之家风(十四)-老梁说正定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5-21 245 次浏览
【连载】正定梁氏之家风(十四)-老梁说正定

正定梁氏一族之入世与为人之风(续十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试行海运的同时,梦龙公还著作了《海运新考》一书,将其试行海运前后的奏疏、疏议、奏记、考说等辑为一体,且“论海道曲折颇为详备”,至今仍多被引用,尤见其思维之缜密、考虑之祥全、以及目光之长远。

然而若仅梦龙公如此,将其说成是我正定梁氏之入世家风似乎尚有点勉强(尽管前面有梁桥公等的例子),更说明不了其所谓的传承。故,我们不得不进一步以史为据,加以逐一剖析:
以梁梦龙之孙梁维本为例。《礼科都给事中梁公墓表》中说“(维本公)及为谏官,数慷慨言事,疏请明职掌、议迁除、兴水利,皆关国家大计”“公前后历官,未尝出谏省,益侃侃发舒襄垣吧,无所回避呻吟的天空,条上封事以十数,上多从其言”---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其之所以能“慷慨言事”“无所回避”,且所言“皆关国家大计”李文迪,显然是受了此入世家风的影响,这一点简单明了,无需剖析。但“条上封事以十数,上多从其言”,何也?史书上说:“公忠、恳、测,(故)悉蒙嘉纳。俄疾作焦瑞霞,犹讨论大政不怠云”。“忠”自不待言(忠者,德之正也。忠为正直之德),而“恳”(恳李素晶,从心从垦,即弯腰耕耘,耕耘於心)和“测”(测,深所至也,犹度也),则显见为我入世家风中的“思维缜密”与“详尽求全”之意,而“俄疾作,犹讨论大政不怠”更是我正定梁氏家风中“积极入世、为国分忧缘来网登录,不避难、不避劳、不计个人得失”的具体体现蛇的简笔画。

此仅是史书的总结与评价弗洛泽,然其所作所为是否真的如史书所云的“忠、恳、测”,或者我们所说的“思维缜密”与“详尽求全”呢?在此,我们不妨摘录维本公任户科左给事中时的一则奏章为例详加辨析。
其奏章云“户科左给事中梁维本奏请开荒田、兴水利。言农务者,安民弭盗之根本;水利者,节宣旱涝之先图也。近闻秦豫及庐凤等府荒地尚多,而畿内泉源尽饶、水利未兴。请行令各该抚按、督率所属开垦荒芜、疏导泉源□□□□□□,详列亩数奏闻,李元玲据为劝惩。傥有豪恶阻挠,治以重罪。则地无遗利,人有生资,旱涝不能灾曹琴默,盗贼无自起矣。然倡率百姓,全由守令。如郡守能巡行阡陌,为吏民信爱者,宜久任以竟其施。庶农功吏治,两有攸赖,疏下所司”(见《清实录顺治朝实录》)。其有理(“言农务者,安民弭盗之根本;水利者,节宣旱涝之先图也”)、有据(“近闻秦豫及庐凤等府荒地尚多,而畿内泉源尽饶、水利未兴”)、有方法(“督率所属开垦荒芜、疏导泉源□□□□□□,详列亩数奏闻”)、有措施(“然倡率百姓,全由守令”)等等,说其“思维缜密、详尽求全”似绝不为过,得祖宗之风更是显而易见张君明。

其兄如此,其弟亦然。作为梁维本同族兄弟的梁维基同样也是如此,且有过之而不及莉亚·迪桑。史载:“天启中,(维基公)以荫洊历户部员外郎。监通州仓,雀鼠无耗。时珰祸方烈,维基不激不随,恪修阙职。虽有孤危,莫有能中之者。”其“思维缜密、详尽求全”与“慷慨言事、大胆践行”,以及“独立自主、不等不靠”“一心为公、无所避讳”更是尽显无余!
而窃以为最能说明我梁氏一门“慷慨言事、大胆实践、一心为公、无所避讳”与“独立自主、不等不靠、缜密思维、详尽求全”这一入世家风的,则是其另外一个兄弟梁维枢。

梁维枢,字慎可,号西韩生,曾先后拜一代大儒赵南星、杨涟等为师。据史书记载,天启初年,魏忠贤等阉党独揽朝政,大肆排除异己蔷薇的第七夜,而赵南星、杨涟等均为东林党魁首郎庆田,又曾锋芒毕露地直指魏忠贤阉党之二十四宗大罪,故首先受到迫害。史书上说:赵南星白首被逮,梁维枢“倾身袒护唯谨”。故赵南星出狱后曾对人说:“若慎可者,斯可谓之义故矣”。而杨涟被逮坐囚车过真定时,维枢公更是不顾魏党耳目,倾身而出莫子山公园,在其槛车旁曰:“公此行足以垂名竹帛,死者公之本志,岂足畏哉” !身为两公的入室弟子,“未入仕已入党争”,其“慷慨言事,大胆践行、一心为公、无所避讳”较之其祖父梦龙公而言,可谓尤有过之而无不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