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蜜粉怎么用【都市言情】总裁请轻点(已完结)-圈里圈外微生活

全部文章 admin 2018-11-03 103 次浏览
【都市言情】总裁请轻点(已完结)-圈里圈外微生活

总裁请轻点
作者:字数: 953315
林温祎结婚快两年了,丈夫却一直没有碰过她。 丈夫的冷漠,婆婆的刁难,小三登堂入室,她只能默默忍受。 结婚纪念日那天,丈夫终于转性要在豪华酒店与她共度良宵了。 可是一觉醒来,她惊恐的发现睡在她身边的不是她丈夫,而是一个俊美非凡又邪恶无比的陌生男人! 从此,她的世界全部颠倒了。 那男人强势的威胁,“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慕思哲的情人,必须随叫随到!” “你放开我,我是有夫之妇!” “你已经打上本少的印记,不要妄想逃避本少!” ……

1第0001章 结婚纪念日
S市,盛乐大酒店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内?”林温祎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是本少的房间!”慕思哲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温祎,这个女人的反应令他惊讶,出来做这一行的女人居然不主动讨好自己,难道不想多拿点钱么?
林温祎的脑袋有些打结,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的结婚纪念日,他们一起在这里用享用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她多喝了两杯,有人来扶她去休息,再然后,不是励阳过来了吗?
为什么一觉醒来眼前的人竟然是一个陌生的人?
“你走错了房间!”林温祎镇定了下来,抱着被子看眼眼前的人,这人有些眼熟,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昨晚,你爬上本少的床!”
“你、你胡说!”林温祎只觉得头上天雷滚滚,一阵头晕目眩,可是身上的感觉却告诉自己,昨天晚上的确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吃干抹净了,想要赖账?”慕思哲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温祎,如果她玩的新手段,那么她成功了,他现在对她很感兴趣。
林温祎心里一慌、脸上一白,空气中弥漫的暧 昧气息,让她坐立不安,有一种要夺门而逃的感觉。
“你说谎!”
“没有想到你竟然是第一次,既然这样,本少可以考虑让你留在身边,怎么样?”慕思哲非常有自信的看着林温祎,只要他对着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不成功的道理,这个女人玩新花样,不过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想要留在身边罢了!
“你给我滚出去,你滚!”林温祎发疯似的把手边可以够到的东西纷纷拿起来砸向慕思哲。
慕思哲的双眸一寒,避过那些砸过来的东西上前一把掐住了这个女人的脖子,这个世界上敢让自己滚的人要么还没有出生,要么都已经死了!
林温祎被慕思哲给掐的满脸通红,美眸中含着泪花,却强忍着不让泪落下来。
慕思哲的心里突然一抽,松开了掐着她的手,她软软地瘫在了床上松阳教育网。
“怎么?用完了之后就想过河拆桥?”慕思哲危险的说着,这个时候他要是看不出来她是真的不愿意李智峰,算他白活了这么多年!
从来都是他慕思哲嫌弃别人,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来嫌弃自己?
“你滚,我没有!不是你!昨晚不是你,你给我滚炫音社!”林温祎有些语无伦次的怒吼,话里话外都是坚决不承认自己跟他上了床。
慕思哲浑身的气息一变,双手按住林温祎,欺身上前。
“不承认是吧?那本少就让你清醒地知道你是跟谁上了床!”
慕思哲胸口怒火滔天 ,狠狠将自己腰间的浴巾一扯,不顾林温祎的挣扎,强势地占有了她。
“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林温祎挣扎着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死死的咬住他,慕思哲吃痛的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怒气冲冲的说:
“本少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呸!”林温祎淬了一口,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屈辱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慕思哲看到林温祎的眼泪,心头刚消散的怒火再一次燃烧起来,跟自己上床有这么不堪么?
在S市想要爬上慕思哲床的女人千千万万,即便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甘之如饴的女人也大有人在,而这个女人竟然感觉到屈辱么?对于慕思哲来说,这才是最大的屈辱!
“味道不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慕思哲的情 人,必须随叫随到!”慕思哲说的理所当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林温祎像死了一样,面朝里躺着,不与他说一句话。
慕思哲有些诧异,这个女人听到自己的名字竟然没有反应?这个女人是从火星来的?
他黑幽幽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味,说:“你已经打上了本少的印记,不要妄想逃避本少。只要你敢,本少就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到你在床上的样子!”
慕思哲说着,就点开了手机,里面传来了一阵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还给我!”林温祎拼尽全力坐了起来,伸手抢夺慕思哲手里的手机。慕思哲早有防备,怎么会让林温祎得逞?
“这是本少的手机,还什么给你?”慕思哲邪笑着,往床上一躺,说:
“你来吧,本少拿走了你什么,你再拿回去好了!”
“你有病!”林温祎双眸猩红,咬牙切齿道。
“本少有没有病,难道你还没有体验够么?”
“你个疯子!”
“真是不乖,本少还是喜欢你在我身下的样子!”慕思哲说着,朝她的胸口浏览了一番。
“慕思哲,我告诉你,我是有夫之妇!”
“有夫之妇?”慕思哲冷笑道“那你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慕思哲毫不怜惜的把林温祎拽到一旁,床单上赫然映着一朵绚丽的红花。
“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了!”林温祎的眼睛被那朵红花给刺痛了,同时仅存的理智也殆尽了,她伸手就朝慕思哲打了过来。
慕思哲不防林温祎突然发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林温祎的这巴掌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慕思哲的嘴里闪过一丝血腥。
他舔了舔嘴唇,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要不是他慕思哲从来不屑与打女人,恐怕林温祎这会儿就要死在他的手上了。
林温祎看到慕思哲要杀人的眼神,理智稍微回归,这才有些后怕。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温祎刚道完歉,就后悔的要伸手打自己的耳光,眼前这个禽 兽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她居然还要道歉?犯贱么不是?
“如果有下一次,就让你的家人替你收尸吧!”慕思哲的声音冷的让林温祎浑身发抖。
他走到林温祎的床头前,划开她的手机,就输了一串号码进去,不一会儿,慕思哲的手机就响了。
“本少再一次警告你,最好给本少老实一些,等本少玩腻了,自然会放了你。你应该知道惹怒本少的后果!”慕思哲的声音带着危险,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这么简单。
2第0002章 我跟你拼了
“砰”一声关门声响起,林温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满心都是慌张和恐惧,刚刚强撑着跟慕思哲对抗,现在松懈下来,她整个人都觉得虚脱了。
谁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励阳一起来的,为了庆祝结婚两周年,丈夫励阳还专门包下了一个可以看到S市夜景的餐厅,餐厅里布满了鲜花,空气中都荡漾着浪漫的气息。
他们准备在这样的氛围中,完成两年前缺少的那段洞房礼,从此成为真正的夫妻。
可是为什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不行,不能便宜了这个坏蛋,报警,报警!让警察把这个坏蛋抓起来。
林温祎拿起电话来,手指僵硬的按了110,却没有勇气拨出去。
万一自己被玷污的事情泄露出去,励阳还能容得下自己吗?怎么办?怎么办?
林温祎泄气地将手机往旁边一摔,伸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撕扯着,最后她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哭的昏天黑地。
盛乐大酒店的另外一层套房内,励阳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晨阳升起。
“阿阳中美貘!”一个阴鸷的男人的声音,饱含着万分的柔情,从励阳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泽安,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励阳表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太阳,脸上看不出来悲喜。
“为什么?阿阳”身后的男人大惊失色,连忙转到励阳的前面来,蜜粉怎么用满眼的痛苦。“是不是因为林温祎?因为你跟她结婚了,所以就不爱我了?”
“跟她无关!”
“阿阳,你还在骗我?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准备跟她上床了?是不是?”
“泽安,你冷静点!”励阳双手抓住曹泽安的肩膀,不停地晃着,试图让这个本来就有点狂躁症的他冷静一些。
“你让我怎么冷静?当初你说要结婚,为了掩饰我们的关系,我答应你了。可是你现在呢?你变本加厉,说为了生孩子要跟她上床!你居然要跟她上床!”明明可以试管的,阿阳却要跟她上床,曹泽安怎么也接受不了。
“泽安,我们在一起不可能生孩子!”
“我不管,我不答应分手,不答应分手。”曹泽安摇着头往外面退,眼看就要到了危险的地带,励阳伸手把他拉了回来,他趁机扑在了励阳的怀里。
“阿阳,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俩人紧紧相拥着。
曹泽安在紧紧地抱着励阳,眼睛里的狠厉一闪而逝。
他们相爱这么多年,却一直只能偷偷摸摸的在一起。
阿阳需要一个女人来生孩子,也需要一个女人来掩盖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以为自己可以理解,可以大度。
在S市,找一个愿意为阿阳生孩子的女人大有人在,可是他偏偏选了那个爱阿阳爱了十二年的女人。
从他们开始的时候,她就一直是他们的掩盖,可是阿阳最近的变化让他有了深深的危机感。
一想到他要跟那个女人上床,他就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他不甘心,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阿阳的身边,而自己要偷偷摸摸,明明他们才是最相爱的一对。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自己来的急,励阳就会跟那个女人上床。如果只是为了生孩子,根本没有必要上床,没有必要!
他不敢想象,如果励阳真的跟那个女人上了床汉末枭狼传,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也许,提着刀砍了那个女人,也未尝可知。
励阳的电话响了,是林温祎打过来了,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忍,划开手机声音温和地说:“温祎,醒了吗?昨晚公司里有点事,我就先赶过来处理了,很抱歉,我……”
“没、没事,励阳,你忙。”林温祎听到励阳温和的声音,本来鼓足了勇气想要跟他坦诚,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玷污,她还能听到他温和的声音,依旧如同三月的春雨。只是,今天的这场三月小雨,有些寒冷,让她心虚害怕。
“以后陈绿平,有机会,我们再……”励阳把补洞房花烛礼给咽了回去,他想到了此刻身边还站着一个曹泽安。
“啊?以后,再说吧!”林温祎听到励阳这样说,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她曾经期盼的洞房花烛,如今让她望而生畏。
“呵呵,是不是没有睡好?要不你再睡一会儿?”
“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我现在就要回家了。”
“嗯,晚上见!”
曹泽安一旁冷冷的看着励阳满脸都是柔和地跟那个女人讲电话,他深深的感到了威胁,来自那个女人的威胁。任何威胁到他和阿阳的人事物,他都一定会清除,不留后患!
林温祎挂了电话,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回。
“还知道回来?”林温祎刚进门,就听到婆婆江永春就阴阳怪气的说。
“妈~”林温祎垂下头,有些害怕婆婆。
“你这一句妈,我可担当不起。我们励家的规矩,如果一日没有为励家生儿养女,就一日不算我励家的人。你说说你,这都两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养一只母鸡,两年也应该下个蛋了吧?”江永春嫌弃地瞥了瞥林温祎平坦的小腹。
“妈,你就少说两句!生孩子不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儿,不能都怪嫂子。”小姑励薇听到妈妈江永春在客厅里阴阳怪气地说话,知道定是嫂子回来了,就连忙出来解围。
“咦,我说你这个丫头,到底谁才是你亲妈ca975?”江永春伸手要往励薇的头上点,励薇巧笑着推开妈妈的手,挽着林温祎就上了楼。
“哎,你这个死妮子……”江永春在楼梯口处朝楼上嚷嚷了一句,励薇回头朝她做个鬼脸,就关上了门。
“嫂子,怎么样?昨天晚上……”励薇一脸你懂得的表情,林温祎想起了慕思哲,脸上露出一丝丝的不自在,内疚,伤心,表情极其尴尬蝶变新生。
励薇见林温祎并不是羞涩幸福的表情,立刻明白了昨天晚上恐怕有些不尽人意了。
她同情地看着林温祎,自己哥哥励阳喜欢男人的事,不敢告诉林温祎。
她是见证林温祎是怎样从少女时代就开始追随哥哥的脚步,她害怕她伤心失望。
3第0003章 他有病!
“嫂子,不要担心,来日方长。”励薇伸手握住林温祎的手,心里一阵难过,她精心策划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说服了哥哥,还是没有成功。
“以后,我慢慢帮你策划,争取帮你一举拿下我哥哥,你不要灰心。”
“薇薇,我累了。”林温祎倒头就躺在了床上,拉着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励薇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好好睡一觉吧。我也要出去看看我的男神今天要去哪里了。”
门轻轻地关了起来,林温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心里痛苦至极。
她莫名其妙的就跟一个陌生人上了床,被逼无奈的成了那个魔鬼的情人,随叫随到?呵呵,一串眼泪从眼眶中跌落出来。
她不但背叛了励阳,更是背叛了自己的感情!
励阳的温和励薇对自己的维护,如今都成了她自责的理由。
自从她初中时代,认识励阳之后,爱屋及乌,自然就跟励薇走的近了。
励薇也喜欢林温祎,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么懦弱,也不像她们那样做作,她就是那个独特的招喜欢的她。
更何况,她和用情专一,无论有多少多么优秀的男人在她面前走过,她都绝对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她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励阳。
励薇对林温祎的喜欢,使得林温祎和励阳的婚事格外的顺利,刚开始江永春也格外喜欢林温祎。
只不过婚后一年多,林温祎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她才开始慢慢的对她有了意见。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能生孩子,趁早让位,不要耽误我抱孙子。”励薇出去追随男神去了,江永春就来到了林温祎的房间内。
林温祎听到江永春的话,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不想跟婆婆争吵,这样会无端地给励阳添堵,更何况,她今天不想说话。
“别以为你魅惑了励阳和励薇,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数独游戏在线。我已经托人给励阳看好了媳妇,那女人白白胖胖的,大胸大屁股,一看就是能生儿子的,识相的话早点让位子。”江永春生怕林温祎听不见,刻意大嗓门嚷嚷着,林温祎想装睡都难。
“妈,励阳说我们还年轻,不想这么早生孩子,我们还想多过两年二人世界,更何况……”
“呸呸呸,你这个狐媚子,是不是你不想身材变形才故意不要孩子的?是不是你在励阳面前成天吹枕旁风?你是什么心肠?想要我们励家绝后啊,励家的老祖宗那,你们把我带走吧,这个家的心我操不了了哇……”江永春一拍大腿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一只手握着脚踝骨,一只手擦眼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林温祎坐在床上,看着江永春,一阵头疼。
“阿姨,阿姨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快别坐在地上了,快起来快起来。”一个年纪约莫二十来岁的姑娘冲了进来,上前来拉起江永春的胳膊,江永春趁势站了起来,摸着这姑娘的手,说:“还是艳玲懂事,不像某些人。”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可不就是白白胖胖的,胸大屁股大,难道婆婆说的给励阳找的女人就是曹艳玲?林温祎一阵头晕目眩,她需要冷静冷静。
曹艳玲扶着江永春出去,林温祎倒头就将自己埋在被子里,也许是昨晚被慕思哲折腾的太苦,一觉睡到励阳下班回来。
“呦,阳阳回来了,快点过来吃饭了。”江永春笑眯眯地看着踩着点回家的儿子,“艳玲今天来看你了。”
“阳阳哥。”曹艳玲的脸上带着一些羞涩,脸庞淬着桃红。
“嗯!”励阳朝曹艳玲点了点头,转向江永春问:“温祎呢?”
江永春一听到励阳问道林温祎,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说:“还在睡觉,怕是累了,就不要打扰她了渡边茜,等会儿她醒了,再让王嫂给她做点吃的。”
励阳本来是要上楼去叫林温祎,听到江永春这么一说冯一非,就停住了脚步,说:“也好,那我们先吃饭吧。”
江永春匆匆吃了两口,就说吃饱了,闪到了楼上,留下曹艳玲和励阳在饭桌上。
“阳阳哥,你偿偿这个,味道挺好的。”曹艳玲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励阳的碗里,励阳冲她笑了笑,也给她夹了一块。
林温祎站在楼梯口处,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觉得世界都将她抛弃了。原本她还可以上前去争一争,可是她现在已经做了对不起励阳的事,她没有那个勇气上前。
曹艳玲瞥见了林温祎,却是对着励阳甜甜地笑了笑,林温祎甚至看到了这个曹艳玲马上就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坐在励阳的怀里,她手里的杯子咚一声掉到了地上。
“温祎,你醒了?”励阳听到动静,连忙朝身后看过来,看到了林温祎之后,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楼梯口处。
“嗯!”林温祎点了点头,励阳的眼眸中有些笑意,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表情,看样子怕是吃醋了。
“来,一起吃饭吧。”
“我不想吃。”林温祎从楼梯口下来,走到了励阳的面前,面色极其不自然。
“要不,我带你出去吃。”励阳说着就拉着林温祎要往外走,林温祎连忙躲开他的手,说:“我不去。”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好朋友曹泽安的妹妹。从高中时代,她就喜欢励阳,只是励阳似乎从来都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眼里。
曾经林温祎以为励阳也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等到励阳说要娶自己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灰姑娘的梦。
“乖,别闹!”励阳扯着林温祎的胳膊柔声道。
林温祎浑身的刺,瞬间就柔了下来。
“毛病多,连个蛋都不会下的母鸡,还矫情啥?”江永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妈,你说什么呢?”励阳的声音微冷。
曹艳玲看着励阳维护林温祎,像母鸡护小鸡一样,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来。
“你看看你江山如此多枭,就你媳妇精贵,说一句都说不得。”江永春不满地看了看励阳,又朝被励阳护在身后的林温祎翻了一个中国式白眼。
“妈,你说话注意点。”
“怎么了,说不得呀?有本事给我生一个孩子出来啊?”江永春不依不饶地说道。
“妈!”励阳冷冷地吼了一声,声音像是凝固在了空气中一样,极其的寒冷,江永春还想说什么,撇了撇嘴,将话咽到了肚子里。
“以后我们生不生孩子,跟你无关,谁也不准再提!”
励阳甩手就上了楼,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以及他刚刚的怒气,似乎有些明白了,他这两年不跟自己同房,是因为他生理的原因,他有病!
4第0004章 励阳,我爱你
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丝的心疼,这个男人到底背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
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如果他早告诉自己,这两年来她也就不会故意地在他的面前袒胸露背,让他难堪。
林温祎后悔不已,早知道他有病,她就不应该故意地去勾引他,如今想来还不是一般的尴尬。
励阳回到书房里,狠狠地扯了领带,坐在了电脑前,伸手插在自己的头发中,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励阳,我可以进来吗?”林温祎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听了许久都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终于忍不住开口。
“哗”一声门被打开,还继续保持听墙角姿势的林温祎冷不防跌向屋里,励阳伸手扶住了她。
“小心!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励阳眼睛里的痛苦被掩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宠溺,就像是养狗的人看着自己的狗狗一样。
“呃……”林温祎见到这样的励阳,大脑极度兴奋,连语言的组织能力都丢失了,就这样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刚刚是想来跟他好好谈谈,她想告诉他,就算是他有病,没有那个方面的能力,也没有关系,只要他的心里是爱着她的。
就算是过无性的生活,那有什么关系?
“怎么了?傻了?”励阳眼里含着笑,看着傻愣愣的林温祎,这个丫头从初中的时候就跟在他的身后,总是一脸花痴的样子,每次看到她他都觉得她的表情很滑稽,到现在还是这样。
“没、没、没……”林温祎连忙从他弯着的手臂中出来,站在一边,中规中矩的。
她不能再故意引 诱,这样会让他难堪。
励阳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这丫头转性了?居然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了?他伸手关上门,问:“有什么事?”
“我想跟你谈谈!”林温祎一本正经地说。
励阳瞧了瞧林温祎,满脑子都是疑问,还有一点不习惯。
以前,她总是会制造各种各样的意外,意外的崴到脚,意外的露出半截香肩,意外的摔倒在他的怀里,甚至连内衣都出现过意外。
这两年来他见多了有关于她的意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中规中矩的跟自己单独相处。
“你想谈什么?”励阳走到书房的柜子里庆云金山寺,拿出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递给了林温祎。
林温祎看着励阳端过来的红酒,想起了曾经自己端着红酒出现在他的面前,装作醉醺醺的样子,坐在他的怀里,非要他陪自己喝酒,那场面现在想想,真尴尬!
励阳看着林温祎脸上突然红了起来,自然也想起了那一次她“醉倒”在自己怀里的场景,这个丫头的演技还是太差,漏洞百出。
“想跟你谈谈你身体的事。”林温祎接过杯子来,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坐在了励阳的对面。
“我身体的事?”励阳放好了红酒,端着酒杯转过身来看着林温祎,满眼都是不解。
“对,就是有关你身体的事,我知道这两年来你不肯碰我是因为你的身体有恙。不过我不在意,我只想你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我们可以共同承担。就算是一辈子都这样,只要能在你身边我都甘愿。”
林温祎突然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红酒全部都喝完了,借着这股劲儿,存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把自己刚刚准备了半天的话,一起说了出来。
励阳张大了嘴巴,诧异的魂不守舍的,这丫头居然以为自己身体有恙?
不过,林温祎给励阳带来的是震惊,就算是自己真的不行,她也愿意跟着自己?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见励阳半响没有吭声,就抬起头来看着励阳的眼睛。
她怕他会自卑,她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说男人就怕自己满足不了老婆。
更不要提根本就没有办法施展雄风的男人?恐怕自尊心更加容易受到伤害吧?
励阳看着林温祎,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林温祎被励阳突然拉到怀里,心跳突然加速,她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哄动哄动”的。
励阳抱着林温祎,心里有些不忍。她跟着自己也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她过的怎么样,他比谁都清楚。
人前的光鲜亮丽和深夜中哭泣的眼泪,他不是没有见过,也不是没有自责过,但是除了物质上可以满足她之外,他没有办法多给其他的。
可是,他不能给的,正是她最想要的。
“你刚刚说什么?”励阳在她的头顶上问。
林温祎的大脑已经混沌一片,哪里听得清楚励阳问什么?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励阳以为林温祎是害羞了,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把手里的红酒伸到她的嘴边。
她机械地张嘴,励阳喂她喝下了那杯红酒。
“励阳巴彬斯基征,我爱你!”林温祎脸上微红,双目明亮清澈,此刻她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励阳。励阳放下手里的杯子,双手环住林温祎的腰,渐渐地凑近她。
林温祎看着眼前渐渐放大的俊脸,露出了满脸的期待。
他们只有在婚礼上接过吻,而且那个吻极其短暂,她还没有开始,励阳那边就结束了。
她曾经一度的后悔,感觉自己有点像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吃完了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
励阳渐渐地凑近林温祎,他能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这种香气是她身上特有的。他还能闻到她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
或者,接受她,跟她上床,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根本不需要用什么辅助的东西。比如现在,他没有感觉跟她接吻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林温祎感受到励阳的呼吸,就深深浅浅地在她的鼻孔边,即将沉迷的她突然脑袋里像是吹过一阵冷风,他身体有恙!
她连忙推开了他,往后倒退了几步,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励阳错愕地看着林温祎从自己的面前离开,还保留着他刚刚环抱她的姿势,这姿势现在在他看来极其的滑稽。
他无法跟林温祎解释什么,如果说自己没有乖乖隆地洞病,那么这两年又该怎么解释?
励阳有些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坐回了椅子上,盯着电脑的屏幕开始工作了起来,这两年来他也是靠着这台电脑的帮忙,打发了林温祎无数次的勾 引。
林温祎退到卧室里,捂着自己的胸口,不停地轻轻拍打,刚刚差点就吻上了。
如果在今天之前,那是一件多么令人愉悦的事啊!
可是她突然明白他身体有恙之后,连接吻的勇气都没有了,就怕万一情动,那是多么的尴尬。
不行,自己得想个办法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才是!
励阳回到卧室里,看到林温祎孩子气的睡在那头,失笑地摇了摇头,走到另外一头躺下。
林温祎等到励阳呼吸渐渐平顺之后,才慢慢地趴起来,悄悄地爬到励阳的那头,痴痴的看着励阳熟睡的面孔,伸手在他的面部慢慢勾画他的轮廓。
半响,林温祎回到自己的那头,励阳闭着的眸子缓缓地睁开,眼睛里透露着万分的纠结。
5第0005章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圣道集团总部,圣道大厦最顶层,豪华的总裁办公室内,慕思哲满脸像黑炭一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年纪约二十五的帅气男人,那男人的脸拉的很长,像个苦瓜一样。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慕思哲的浑身都是在火山爆发的边缘,那天他们去盛乐大酒店与牧辰国际总裁马毅诚会谈。
会谈完毕慕思哲回自己的总统套房,房内居然有一个女人,他以为是手下的人送过来的,二话不说就把她给睡了。
结果他居然睡了别人的老婆!
早上醒了他跟林温祎的那一番争执,使他不得不回来调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是齐天楚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半路上劫过来的。
齐天楚也觉得很冤枉,那晚上老大跟马毅诚交涉,他在外面看到了一个看着比较顺眼的女人,被一个男人扶着往房间进。
他还以为那只是个援交女,就抢了人家的女人,送到老大的房内,按道理说他干的没错啊,老大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
难道是那个女人没能满足老大?
齐天楚看着慕思哲的下半身,眼睛发亮,一脸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慕思哲头皮一跳,有一种赤裸裸的感觉哈努曼奥特曼,眉头一紧,这个混小子,皮痒!
“老大,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发现慕思哲气息不对,齐天楚连忙认错。
“知道错了?”慕思哲的语气里有些松动,能让这个混小子认错,也值了。
“知道了”
“错在哪儿了?”
“我不应该只给你找一个女人,应该给你多找几个,省得……”欲求不满四个字被齐天楚咽到了肚子里,他怕说出来被老大扒掉一层皮。
慕思哲的脸上忽明忽暗,最后强忍着怒气,没有弄死眼前的混小子。
“滚!”慕思哲所有的怒气就化作一个字,齐天楚如获大赦,连忙滚开。
他跑出去后,拍着自己的胸口,老大好可怕!
不过,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呢?慕思齐拍了拍脑袋,始终想不出来。
慕思哲坐在电脑前,看着他刚刚拿到的消息,那个女人真的已经结婚了,并且是励家的少奶奶。
S市的励家虽然算不上权力的最顶峰,但是势力却绝对不容小觑。
尤其这几年励阳出面掌管励家企业,更是让励家如日中天。
自己居然无意间上了励阳的老婆?慕思哲嘴角露出邪恶的弧度,那个女人用着感觉不错!
慕思哲玩过许多的女人,但是他从来不屑与玩弄人 妻,他的道义却不容他做这样的事。
不过,这个女人是个例外!
慕思哲虽然讲道义,但是又从来不会被道义束缚,他感兴趣的女人,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手,除非他没有了兴趣。
想到了那天晚上,慕思哲有一瞬间的冲动。
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结婚两年了,还是个雏?看样子这个励阳有意思了。
******
励家别墅里,林温祎睁开眼来,励阳已经走了,她伸了伸懒腰,发现励阳的枕头就在她的枕头边。
她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她这几天晚上的那些举动,伤害到励阳的自尊心了吗?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还在极度的自责中,她的手机响了,拿过手机就接了起来。
“温祎,睡醒了吗?”
“嗯,醒了。”林温祎听到是励阳的电话,声音都带了些甜蜜。丁秋星
“我给你挑了礼物,你等会过来。”
“去哪里?”
“公司”
林温祎挂了电话,嘴角露出一阵甜蜜的微笑。励阳每次送东西,都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这次又买了什么东西。
她急忙起床,要立刻往励阳的公司里去,刚洗漱完毕,婆婆江永春就来敲门了。
“我说你没事化的像个妖精一样干嘛去?阳阳不在家,你就上房揭瓦了是不是?”
“妈~~励阳让我去他公司呢。”
“呦,就你那样的,还化什么妆?化的再好看也不会有人喜欢你,好看有什么用?连个蛋都不会下的母鸡只能杀了熬汤喝。”
江永春嫌弃地瞥给 她一个白眼,就蹭蹭地下楼去了。
林温祎正在化妆的手顿在了原处。孩子,孩子将会是她和励阳之间永远的痛,就算是她能忍受没有性的婚姻,但是孩子的问题必须要解决。
婆婆不高兴她能理解,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用一个办法,那就是试管婴儿。
想到了试管婴儿,林温祎想要马上就去做,但是眼前最重要的是先去见励阳,然后跟他商量试管婴儿的事。
林温祎打电话告诉励阳自己已经到公司的时候,励阳已经在行政大楼的门口等着她了。
林温祎很少来励阳上班的地方,她知道公公是S市了不起的人物,白手起家,但是他却经常在外出差,很少回家。
丈夫励阳从商,经营了一家集团公司,据说规模不小,当然公公肯定也行了不少的方便。
要不是励阳不喜欢别人打听他的事,恐怕励阳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林温祎查的清清楚楚。
“温祎,走了。”励阳扯着林温祎就往车位旁走了过去,林温祎还在诧异励阳的公司,居然有好几栋楼。
在S市,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建一桩房子就算是有钱了,他居然占了这么大的面积?就土地来说,恐怕也要赶上这些建筑物的价值了。
“哦,来了。”林温祎连忙收住自己的诧异,坐进了励阳的车子里。
励阳开着车子就带着林温祎来到了S市的汽车城。
“看看这个怎么样?”励阳手里指着刚上市的某马汽车,这款车子适合女人开。
“我不要,这个看起来就像是二 奶三奶开的代名词,我不要天地双龙。”林温祎看着那辆崭新的车子,有些不满意道。
励阳噗了一下笑了出来,这个丫头不知道天天都在想什么。
4S店外面,一辆骚包的劳斯莱斯稳稳地停在了门前,车里的男人看着展览柜前的女人,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来。
“励阳,我去一趟洗手间。”林温祎跟励阳站在那里对着车子评头论足了半天,销售员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励阳,谁敢得罪?
“啊!”林温祎刚进洗手间,就被人伸手拽了进去,刚想尖叫,嘴巴就被捂住了。
“嘘~~~”慕思哲捂着林温祎嘴巴的手放了下来,继而伸到了她的衣服里。
“放开我,要不然我就要叫了!”
“你叫吧,把所有的人都引过来,看看你是怎么在本少身下承欢的。”慕思哲邪笑着,他料定这个女人没有这个胆。
她可是爱了她的丈夫爱了十二年呢,她怎么会让丈夫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洗手间里偷 情?
林温祎听到慕思哲的话,浑身一软,她确实不敢,她不敢让励阳知道自己已经被玷污的事。
“这几天想本少了没?”慕思哲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耳垂,林温祎的脖子上都起了一层粉色的小颗粒。
林温祎心里默默地回答,想你怎么还不去死!
“还不算敏感,有待开发。”慕思哲在林温祎的脖子上舔了半天,看了看林温祎仍旧很冷的样子,有些不满意道。
他掀开她的衣服,将头深深埋在她的胸前,辗转反侧。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