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西安领军教育【造访谈】在外籍军团做特种兵是怎样一种体验?-国外军事

全部文章 admin 2017-05-28 221 次浏览
【造访谈】在外籍军团做特种兵是怎样一种体验?-国外军事

「特种兵」已是一种带着些许神秘色彩的存在,相信各种大片里身手不凡、飞檐走壁的特种兵形象已经深入人心。那么,在外国当特种兵是怎样一种体验?
从2006-2016年,吴鑫磊在法国外籍军团里服役了整整10年,长期奔走于世界各地,面临多众多危险时刻。我们和他聊了聊,海外从军的那些有趣故事歌幂吧。

造就:为什么选择法国外籍军团?
吴鑫磊:我小时候就看过《世界军事》等很多有关军事的杂志,对外籍军团产生了最初始的模糊印象。到了初中,我开始了解到外籍军团的存在,但仅停留在抽象的感知上林芳正。
出于对军事浓厚的兴趣,我18岁就毅然决定去解放军服役。在学到大量真正的军事知识后,我才意识到外籍军团并不只是存在于童年懵懂的意识中,而是真枪实弹地分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我当时是做侦察兵,也对外国的特种兵战术、武器装备有一定的了解,但依旧没有萌生当外籍军人的想法。
最终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是我在我从解放军退役半年后一日钟情。那时心中仍有一种热切的愿望,想去体验西方部队的一切。中西方军队在各方面的差异都挺大的,由于出去的方式有限,最后选择留学,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如果学习好,则继续完成学业;学习不理想的话,就去外籍军团当兵。

造就:为什么选择去法国服兵役?
吴鑫磊:有外籍军团的国家有好几个,但法国的规模较大且很成熟。到法国后,我没有经受住诱惑,过了两三个月就报名参军了,各种考核过关后去当伞兵。

造就:法国本籍军队和外籍军团有什么不同?
吴鑫磊:主要是人员构成方面。指挥官绝大多数都是法国人,外籍人士最多做到低级委任军官,相当于国内连长的级别,军事大权不可能掌握在外籍军人手中。
法国外籍军团的历史悠久,1831年成立,先后参加了墨西哥远征、两次世界大战,以及阿尔及利亚、刚果、波黑、海湾战争等。除战争活动外,缅甸的维和援助活动、海地的镇压暴动、印度洋地震的灾害援助也可以见到法国外籍军团的身影…

造就:外籍军团算雇佣兵吗?
吴鑫磊:不算,我们当时隶属于法国第十一空降师,第二外籍伞兵团。很多法国人也参加外籍军团,他们会立即获得比利时或加拿大等国家的身份,外籍军团是不承认自己的军团有法国人的。很多法国人从常规军团退役后就去外籍军团当兵,他们觉得正规军团管得不太严,缺少骁勇善战、兵战沙场的那种感觉。外籍军团管得严,战斗力强。西班牙等国也有外籍军团,但没有法国强大。

造就:你的实战经历是怎么样的?
吴鑫磊:大规模的出国行动每年都会有一次,主要任务是通过换防来更好地维护和巩固法国的海外军事基地和军事权益。采用每四个月轮流交替制,来提高部队的适应能力。此外,我们每年都会去国外集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提高对环境的熟悉度。

造就:你参与过最危险的一次行动是什么人在青山在?
吴鑫磊:在非洲马里的一次行动。2014年某天晚上执行任务时,我搭乘整个车队的头车(第一辆吉普车),我的车从地雷上面开过去了,但没爆炸,后面那辆车轧到地雷被炸翻,有战友牺牲,感觉自己是死里逃生。
后车爆炸后,我的第一感觉是“为什么是他?”其实作为头车飞雷神之术,西安领军教育出发前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当时路很窄,两旁是凸起的石头,可能是我们运气比较好,靠在道路右侧开,而后车开得比较偏左宾县天气预报,直接轧上去了,就只差十几公分的距离。

造就:你们平时的训练是怎么样的?
吴鑫磊:打个比方,如果要派去阿富汗,会提前两三个月开始倒时差。白天睡觉,晚上训练,武器装备也会专门调试。法国的武器一般是黑色或绿色,去阿富汗之前要把头盔涂成土黄色。在去热带作战之前,会先到法属圭亚那等地训练,训练完回法国本土休养一段时间后再去热带,以提前适应热带的天气。

造就:作为特种兵,队友之间如何产生默契?
吴鑫磊:主要靠长期的相处,吃住一起。比如进攻一个目标,不需要别人告知在哪,我的走位是在小组的左边还是右边,是先开枪还是后开枪,我属于什么角色,是指挥还是搭档等。
拥有很高的默契度是因为,第一我们训练频率高,第二我们关系很好,明白每个人的强项与弱点,下意识地知道什么情况该派谁去处理,不用思考。
相反,在平时训练时也经常出现训练事故、配合不好等情况,但这种失误只出现在训练当中,作战时不会出现。战时我们信奉这样“第一个人永远是对的”,不管走在你前面的队友做了什么样的蠢事,当时都是正确的。作战时,如果第一个队友进楼后往左拐,你要立马跟上,不能站在门口想他为什么要左拐韩国风扇大妈。
但是训练时可以跟队友互撕,有意见分歧、吵架都可以。就是靠这种训练时的摩擦和磨合造就了作战时的高度默契,哪怕做错事了,在实战中我也会原谅他,而且我会补贴他异世凌天,他缺一口气,我补给他一口气,他缺一个弹夹,我补给他一个弹夹。

造就:之前有打死打伤或者捕获过敌人吗?
吴鑫磊:我们现在都是远距离作战,大部分活动在夜间,白天潜伏。我们人比较少,基本上靠激光、红外指示。如果观察员在车上用热成像仪观察到300米外有一个移动目标芮城吧,我们会火力群攻,用红外信号弹打到天上,利用夜视仪,所有枪支对目标开火。很多时候目标是否打中,我们并不知道,随后无人机和观察员会告知目标是否被摧毁。
特种战的目的是完成某个既定任务,尽量不交火午夜的太阳,因为我们人少,有的时候只有5-8个人。任务更多是搜集情报、查找目标等;比如飞行员跳机了绝色国师,我们会搜救他,或者维护现场,或者抓捕关键人物;从直升机上远程射击让车辆停止,手势示意让对方降服绝色江湖。

造就:外籍军人待遇如何?
吴鑫磊:伞兵的待遇会高一些,比法国人的平均工资要稍微多一点。如果你是单身,在法国贷款买车买房足够了。服役满5年后龙之藏,在中小城市贷款的话,15-20年能够买下占地1000平的小别墅了。
吴鑫磊将于4月22日
登上造就的演讲舞台
亲自讲述他在参与外籍军团时
那些不为人知的体验

黄如方 | 谁来拯救罕见病人?是我们自己啊黄子珈
张振虎 | 所谓体验设计,到底设计的是什么薛家湾邮编?
张效国 | 谁动了那条河?
孙晓曦 | 书有什么可设计的?
万如意 |上海藏着4条长江,有多少水质达标了?
李若凡 | 我让朱棣唱RAP,让吴亦凡和你FaceTime
李三水 | 我不相信文字的力量
点击标题 查看往期回顾

点击阅读原文,来现场听造就。